分享到:

《將進酒》文本演進“三部曲”

《將進酒》文本演進“三部曲”

2021年04月12日 14:39 來源:光明日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

  《將進酒》是李白詩歌名篇,近些年經央視《經典詠流傳》等現代傳媒播揚,更是天下傳誦,盡人皆知,其社會普及度幾乎趕上了《靜夜思》。然而,如同《靜夜思》文本有宋本和以《唐詩三百首》為代表的后世流傳本之別,《將進酒》的文本更有一個比較復雜的演進過程,這個過程大體呈現三個階段,我們稱之為“三部曲”。

  1.敦煌寫本唐詩殘卷

  據徐俊《敦煌詩集殘卷輯考》,《將進酒》這首詩的文字分別見于三種敦煌卷子寫本:伯2567、斯2049、伯2544。這些寫本的書寫者應該是當地人。其中伯2567字跡工整,字句完整,而且有詩題《惜罇空》(見圖),是敦煌寫本的代表,書寫者應具有較高文化水平。1913年,羅振玉編的《鳴沙石室佚書》收入了18種敦煌卷子影印件,載有《惜罇空》的伯2567就在其中。1958年中華書局上海編輯所編《唐人選唐詩(十種)》,據《鳴沙石室佚書》錄為《唐寫本唐人選唐詩》,也載有《惜罇空》,原詩如下:

 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,奔流到海不復迴。君不見床頭明鏡悲白發,朝如青云暮成雪。人生得意須盡歡,莫使金罇空對月。天生吾徒有俊才,千金散盡還復來。烹羊宰牛且為樂,會須一飲三百盃。岑夫子,丹丘生,與君哥一曲,請君為我傾。鍾鼓玉帛豈足貴,但愿長醉不用醒。古來賢圣皆死盡,唯有飲者留其名。陳王昔時宴平樂,斗酒十千恣歡謔。主人何為言少錢,徑須沽取對君酌。五花馬,千金裘,呼兒將出換美酒,與爾同銷萬古愁。

  將《惜罇空》與后世流傳的宋本李白集所載《將進酒》相校,存在許多異文。羅振玉在《鳴沙石室佚書目錄提要》中說:“太白集在生前已家家有之(原注:見唐劉全白《李君碣記》)。或傳寫異同,或中間改訂,卷集互歧,理所應有。”“傳寫異同”指詩歌流傳抄寫過程中出現的文字差異,“中間改訂”指李白自己對詩歌的修改。這正是李白詩作出現異文的兩條基本原因。“卷集互歧”指敦煌卷子與李白集之間存在的文字差異。羅氏對李白詩中異文的存在做了客觀的、切合實際的解釋。

  伯2567所載李白詩共37題43首,其中有《從駕溫泉宮醉后贈楊山人》、《宮中三章》(題下署“皇帝侍文李白”)、《陰盤驛送賀監歸越》,這些詩均系李白供奉翰林期間所作。李白是天寶三載(744)出朝的,可知敦煌寫本唐詩殘卷抄成于天寶三載之后,其中所載《惜罇空》,是李白早期寫成的文本。

  2.《河岳英靈集》

  李白的同時代人“丹陽進士”殷璠,編有詩選《河岳英靈集》。《河岳英靈集》選李白詩13首,其中有《將進酒》:

 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,奔流到海不復回。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發,朝如青絲暮成雪。人生得意須盡歡,莫使金樽空對月。天生我才必有用,千金散盡還復來。烹羊宰牛且為樂,會須一飲三百杯。岑夫子,丹丘生,與君歌一曲,請君為我傾。鐘鼎玉帛不足悅,但愿長醉不用醒。古來圣賢皆寂寞,唯有飲者留其名。陳王昔時宴平樂,斗酒十千恣歡謔。主人何為言少錢,且須酤酒對君酌。五花馬,千金裘,呼兒將出換美酒,與爾同消萬古愁。

  《河岳英靈集·敘》記其選詩的年代,是“起甲寅(開元二年,714),終癸巳(天寶十二載,753)”,時間跨度為四十年。所載李白《將進酒》,是天寶十二載之前殷璠看到的文本。與敦煌寫本比較,文字有多處改動,這些改動乃出自李白之手。其中最重要的改動有兩處:

  一是詩題由《惜罇空》改成了《將進酒》。《惜罇空》是一個即時即事命成的題目,切合詩中“主人何為言少錢”句以下所寫的飲樂情景。《將進酒》則是樂府古題,《樂府詩集》之“鼓吹曲辭”載《漢鐃歌》十八曲,其中有《將進酒》,開頭兩句是“將進酒,乘大白”,《樂府詩集》“題解”說“大略以飲酒放歌為言”。《樂府詩集》還載有南朝梁蕭統(昭明太子)所作《將進酒》及劉宋朝何承天所作《將進酒篇》。李白往往借樂府古題創作個人抒情詩,他是寫作古題樂府詩的高手,所寫此類詩篇占了傳世唐詩同類作品總量的五分之一。因此,李白把《惜罇空》詩題改為《將進酒》完全是情理中事,詩中情景與樂府古題題旨切合無間,改題實為高明之舉。

  二是“天生吾徒有俊才”句改成了“天生我才必有用”。兩個句子都是自負之辭,然而仔細體味,前者表達的只是對個人才能稟賦的內心肯定,后者則要將自己的才能稟賦施展出來,貢獻于當時,貢獻于社會,大言無愧,自信滿滿,具有開放性與行動性,最能表現李白宏偉不凡的人生抱負。這個句子的改動充分體現了李白的人格魅力及創作個性。

  3.宋本李白集

  這里先要順帶講到《文苑英華》,因為《文苑英華》成書早于宋本李白集。宋太宗時期編成的詩文總集《文苑英華》,在“詩”之“樂府”類載有李白《將進酒》(全文略),其文本基本依據《河岳英靈集》,但也有的字句與敦煌寫本相同,如“朝如青云”“古來賢圣皆死盡”。《文苑英華》中,《將進酒》文本出現的重要變化是:其一,“岑夫子,丹丘生”句下增加了“將進酒,杯莫停”二句。這是詩人對“岑夫子,丹丘生”的呼喚與催促,不僅直接回應了詩題,而且把現場氣氛推向了“豪飲”的高潮。其二,“請君為我傾”句增加兩個字,成了“請君為我傾耳聽”,詩句的意思更為確定,同時明確地提起下文,“傾耳聽”的內容即此下四句對榮華富貴及圣賢功業的否定,實為詩人的酒后狂言。《文苑英華》文本正體現了《將進酒》經由敦煌寫本、《河岳英靈集》本向宋本演進的情形。

  宋本李白集是指宋敏求于宋神宗熙寧元年(1068)編成的《李太白文集》,刊刻行世后流傳至今,是文獻學意義上最完整可信的李白文集。文集所載《將進酒》如下(夾行校語有省略):

 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,奔流到海不復回。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發,朝如青絲暮成雪。人生得意須盡歡,莫使金樽空對月。天生我材必有用,千金散盡還復來。烹羊宰牛且為樂,會須一飲三百杯。岑夫子,丹丘生,進酒君莫停(一作將進酒,杯莫停)。與君歌一曲,請君為我傾耳聽。鍾鼓饌玉不足貴,但愿長醉不用醒。古來圣賢皆寂寞,唯有飲者留其名。陳王昔時宴平樂,斗酒十千恣歡謔。主人何為言少錢,徑須沽取對君酌。五花馬,千金裘,呼兒將出換美酒,與爾同銷萬古愁。

  宋敏求編集《李太白文集》的首要文獻依據,是李陽冰編成的李白詩集《草堂集》。李陽冰是李白晚年依靠之人,時任當涂縣令,李白稱之為“族叔”。李陽冰在《草堂集序》中記曰:“公遐不棄我,乘扁舟而相顧。臨當掛冠,公又疾亟,草稿萬卷,手集未修,枕上授簡,俾予為序……時寶應元年十一月乙酉也。”他得到李白在病中親自授予的詩作“草稿”,這無疑是李白自己認定的詩稿。受李白囑托,李陽冰編成《草堂集》十卷。《草堂集》雖然已佚,但其內容卻在宋敏求編集的《李太白文集》中保存了下來,宋敏求《李太白文集后序》記述其成書依據,第一句話就是“唐李陽冰序李白《草堂集》十卷”。所以,宋本李白集所載《將進酒》,即是李白這首詩的定稿。

  陳尚君有《李白詩歌文本多歧狀態之分析》一文(見《唐詩求是》),其“敦煌本伯2567之討論”一節論曰:“伯2567所存李白詩,我比較認為出自李白的初稿。”其“對李白幾首有名詩歌寫作過程的討論”一節又對《將進酒》從敦煌寫本開始的遞改過程作了詳細論析,讀者可以參看。要而言之,敦煌寫本《惜罇空》應是李白早期創作的文本,而今傳宋本《將進酒》則是李白托于族叔李陽冰的定稿。至于網上關于敦煌寫本《惜罇空》是李白手跡的傳言,則是無稽之談。

  (作者:薛天緯,系中國李白研究會前會長)

【編輯:田博群】
關于我們 | About us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供稿服務 | 法律聲明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地圖
 | 留言反饋
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 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 總機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21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足球直播 <体育推荐网>| <电竞推荐网>| <电竞竞猜网>| <体育竞猜网>| <欧洲杯手机投注>| <欧洲杯线上投注>| <欧洲杯网球买球软件>| <欧洲杯直播>| <足球直播>| | <篮球直播>| <欧洲杯买球平台>| <小金平台>| | | | <竞博入口>| <竞博官网首页>| <竞博体育官网首页>| <竞博电竞官网首页>| <乐天堂FUN88体育官网>| <乐体育>| <乐视体育入口>| <乐体育入口>| <乐视体育官网>| <必威电竞>| <必威体育官网入口>| <必威棋牌官网入口>| <必威登录入口>| <必威注册入口>| <竞博注册入口>| <竞博登录入口>| <乐天堂登录入口>| <乐天堂注册入口>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