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到:

蕭紅入編教材改動較多引關注 教材改編原作的邊界在哪

蕭紅入編教材改動較多引關注 教材改編原作的邊界在哪

2021年04月22日 09:24 來源:光明日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

  教材改編原作的邊界在哪

  【文化評析】

  近日,一篇題為《蕭紅入編課本的不幸遭遇》的文章在網絡上引發廣泛關注,文章認為教材改動蕭紅原作過多。有學者就此提出了“教材改編的邊界在哪”的問題。

  入選教材的文章能不能修改?修改的原則是什么?大致上有如下幾種做法:適應社會政治變遷所作的語言修改,對個別科學性、知識性差錯所作的修改,為語言規范化而作的修改,為了降低難度而作的修改。判斷修改是否合適比較復雜,需要具體分析。

  教材編者必然會關注所選文章的語言是否規范,而對語言是否規范的問題,不同的人可能有不同的看法。如郭沫若《天上的市街》,選入語文課本時被改為《天上的街市》,改動的理由是“市街”一詞不合乎北京口語的習慣,應該說“街市”。《天上的街市》這個題目用了幾十年,但這一改動是不是合適?筆者認為其實是有待商榷的。“市街”有兩義:一是城市中的街道,二是市鎮;而“街市”是購物的地方。《天上的市街》所寫的是牛郎織女在天街上的閑游,而不是購物,題目應該是“市街”,而不應該是“街市”。

  有些修改,改動的文字沒有問題,但原文也沒什么錯。如《火燒云》的原文:“天空的云,從西邊一直燒到東邊,紅堂堂的,好像是天著了火。”修改后變成這樣:“天空的云從西邊一直燒到東邊,紅彤彤的,好像是天空著了火。”“紅彤彤”和“天空著了火”固然是規范的說法,但原文的“紅堂堂”與“天著了火”也沒有什么不當。

  這些修改,似乎有一種傾向,就是讓作品的文字更普通化,是大多數人所說的話。但這樣的修改,實際上是把文章的語言改成近乎一個樣子,把語言表達上各有特色的文章,改成了“標準件”,這對學生的閱讀與寫作都是很不利的。學生閱讀時,所接觸的詞語都是“大路貨”,都是生活中聽到過無數次的。閱讀這樣的課文,學生很難有什么新奇感。

  課文修改的這種“去個性化”,對學生寫作能力的提升也很不利。學生寫作能力的提升,主要途徑不是寫作知識的掌握,而是學習、模仿優秀的文章。學生所學的課文,自然是學生主要的模仿對象,若學生所學習的課文都失掉了鮮明的個性,他們又怎么能寫出富有個性的文章呢?而文章的個性,首先體現在語言上。

  修改原文,有時是出于降低難度的考慮。這類修改,常常也把原文中富有形象性的文字改掉了。一個典型的例子是老舍《北京的春節》的修改。原文中寫道:“這種粥是用各種的米,各種的豆,與各種的干果(杏仁、核桃仁、瓜子、荔枝肉、蓮子、花生米、葡萄干、菱角米……)熬成的。”課文修改后,變成:“粥是用各種米,各種豆,與各種干果熬成的。”其實,原文的這個地方恰恰是最不應該刪掉的。首先,老舍寫的“杏仁、核桃仁、瓜子、荔枝肉、蓮子、花生米、葡萄干、菱角米”能夠豐富學生知識。其次,字詞是學生認識世界的一種途徑,《北京的春節》寫到的這些干果名稱,正是讓學生由此對世界多有一份了解,改后的“各種米,各種豆,與各種干果”,等于什么都沒說。

  所以如果非要用一句話說明教材改編有什么邊界,應該是以保留原作的生動性和豐富性為要旨,而不是將其單一化、抽象化。前者,正是我們為學生編寫語文教材的目的所在。

  (作者:唐曉敏,系廣東外語外貿大學南國商學院教授)

【編輯:于曉】
關于我們 | About us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供稿服務 | 法律聲明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地圖
 | 留言反饋
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 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 總機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21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足球直播 <体育推荐网>| <电竞推荐网>| <电竞竞猜网>| <体育竞猜网>| <欧洲杯手机投注>| <欧洲杯线上投注>| <欧洲杯网球买球软件>| <欧洲杯直播>| <足球直播>| | <篮球直播>| <欧洲杯买球平台>| <小金平台>| | | | <竞博入口>| <竞博官网首页>| <竞博体育官网首页>| <竞博电竞官网首页>| <乐天堂FUN88体育官网>| <乐体育>| <乐视体育入口>| <乐体育入口>| <乐视体育官网>| <必威电竞>| <必威体育官网入口>| <必威棋牌官网入口>| <必威登录入口>| <必威注册入口>| <竞博注册入口>| <竞博登录入口>| <乐天堂登录入口>| <乐天堂注册入口>|